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泽库信息门户网>国际>韦博英语闭店持续发酵 教育分期贷何以“三赢”变“三输”

韦博英语闭店持续发酵 教育分期贷何以“三赢”变“三输”

新华社经纬客户10月16日电(魏伟)韦伯英文店的关闭仍在上升。全国数以亿计的学生学费“击败了水漂”,许多学生仍然深陷教育阶段的泥沼。韦伯英语的一名前员工透露,韦伯英语欠学生1亿多元学费,80%-90%的学生用教育分期支付学费。

不仅是韦伯英语,还有许多教育机构,如华尔街英语、vipkid和英孚教育都为客户提供教育阶段。对学生来说,使用教育装置可以减轻经济压力。对于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付款可以达到较高的转换率。对金融机构来说,他们似乎可以获得稳定的利润,但不会亏损。最初的“双赢”教育分期贷款能从韦伯崩溃中学到更多吗?

还款日期已经到了

每个月的15号是一些韦伯英语学生的还款日。尽管他们已经无法继续正常的学业,但他们仍然必须偿还最新一期的贷款。“毕竟,他们还是得结婚买房。未能偿还贷款将影响信用记录,”学生宋健打开手机,看着账单,无奈地说。

住在北京的王迪在谈到韦伯关闭英国商店时,仍然感到“难以置信”。王迪的儿子今年19岁,刚刚开始上大学,但是他的英语不好。在和儿子一起听了几家教育培训机构的讲座后,王迪最终选择了韦伯英语。在他看来,韦伯是一家有着20多年历史的“老店”,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说话后关门”。

起初,王迪计划一次性付清贷款,但韦伯课程顾问说服他,最好不要全额支付,而是采取分期贷款,只需支付首付款的20%。看着王迪的犹豫,课程顾问进一步表示,许多学生选择无息分期贷款,这将减轻每月还款的压力。

经过深思熟虑,王迪最终同意了课程顾问推荐的分期贷款。2019年5月25日,王迪和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签订了一份培训合同,共学习40小时,学费为17860元。在课程顾问的指导下,他们与百度千福华签订了贷款合同。王迪向3600名国家元首贷款14260元。之后,他们分12期支付了1188.33元。

之后,王迪的儿子在北京的韦伯分校上了15堂课。十一月假期后,当王迪的儿子再次去韦伯英语班时,他突然被告知公司已经关闭,无法正常上课。令王迪沮丧的是,他仍然需要每月偿还无息贷款。

有许多学生和王迪先生相似。许多在韦伯学习英语的学生被推荐使用分期付款。涉及的金融机构包括浦东发展银行、广发银行、兆联金融、百度的“货币之花”和京东金融。

中国新经纬客户通过客服人员了解到,目前除浦东发展银行“冻结学生分期贷款”外,其他金融机构都表示需要继续还款。

浦东发展银行:冻结学员分期贷款,暂停韦伯的分期贷款业务。

广发银行:如果申请退款,韦伯英语需要向银行提交退款申请,退款申请在收到后不会尽快处理。合同终止前,仍需要正常还款。

兆联金融:积极督促和协助韦伯英语妥善处理与我公司相关的学员,全力协助客户维护其合法权益。

百度的“钱花”:要取消贷款或退款,必须先与教育机构达成协议,然后再退款。只有当教育机构操作贷款申请,并将培训费返还给资金支出时,它才能注销借据。

JD.com金融:所有与韦伯英语相关的业务都已经离线。对于课程问题,请联系商店讨论课程变更或退款。请记录退款的金额和时间。谈判期间,建议韦伯根据账户期限按时还款。韦伯可以在退款后一次性付清剩余的白皮书。

“三赢”怎么会变成“三输”

教育分期贷款最初是为了帮助一些想通过教育和培训提高自己但没有经济能力的人。但是现在,分期支付学费已经成为每个教育培训机构扩大规模的“潜规则”。

韦伯英语的一名前员工透露,韦伯英语欠学生1亿多元,其中80%-90%的学生用教育分期支付学费。

由于成人教育的更新率低,教育和培训机构通常通过提供更多课程的折扣从推荐的学生那里购买时间更长的课程。

前韦伯工作人员表示,韦伯成人英语的学费是按级别计算的,一个级别需要学习6个月左右,共有9个级别的课程,每个级别的学费约为10,000元。如果几个级别的课程合并,会有一些折扣,例如,三个级别的学费大约是25000元。"许多人听到这个价格时都会害怕。"

"分期贷款从心理上降低了支付门槛,自然会提高客户的转化率."一位来自教育和培训机构的教师直言不讳地说,“在我看来,成人英语市场和学生质量正在下降。以前能支付数万美元学费的学生都是经济实力有保证的群体,但他们的学习需求越来越少。因此,有更多的普通经济条件的人可以学习,如餐馆服务员、健身教练或大学生。然而,这些人不能同时支付高昂的学费,所以处理贷款可以留住这些学生。

一些教育机构甚至宣传分期贷款是“零利率”,如果学习效果不理想,可以退款。

易观国际的分析师张凯表示,宣传和实际情况之间仍然存在差异。许多宣传“零利率”仍会在最终实际运作的阶段产生相应的手续费。消费者金融行业的一名员工表示,“零利率”也可能是教育机构为扩大市场而提供的折扣。

教育机构的人力、场地租金和宣传营销都需要抱怨巨额资金,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教育机构如此渴望现金流,需要以折扣价吸引更多学生。

为什么金融机构热衷于与教育和培训机构合作?这背后的利益是什么?"与其他场景相比,教育舞台是一个相对高质量的场景。"易观国际分析师张凯分析了中新精卫的客户。教育阶段的客户主要分为未成年子女的父母和寻找工作和学习的年轻人。教育产品是家长和用户相对必要的产品,违约风险相对较低。此外,许多找到工作的父母和年轻人也有相对稳定的收入,他们的还款能力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保证。

学生可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获得更多的能力,培训机构可以得到更多的学生,金融机构也可以从中获得贷款收入。看似“三赢”的模式在现实中颇有争议,并多次遭到学生的抱怨。

收集的投诉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消费者对教育和培训行业的有效投诉共收到4,001起,1,738起投诉被确认在本期得到解决,解决率为43.4%。从投诉类型来看,退款困难、宣传课程效果夸大、以及“招聘培训”是业界的主要投诉。

许多投诉反映,在支付学费之前,课程顾问承诺,如果他们对试镜不满意,可以退款。然而,当课程的实际体验不好时,退款申请往往会从三次推迟到四次。教育和培训机构会找到各种理由推诿或推迟退款,并在退款时收取高额手续费。

分期贷款也是学生抱怨的“最严重的领域”。在投诉案件中,许多学生报告说,他们被课程顾问“骗”去贷款。一名韦伯学生告诉中国新经纬客户,课程顾问只介绍分期付款比一次性付款便宜,并没有告诉她分期付款是贷款。她还得知,只有在消息传出后,她的学费才是贷款。

一名学生在杜晓曼办理教育贷款来源: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近年来,教育机构倒闭和流失的现象时有发生,这也给消费金融公司识别b股风险带来了新的挑战。

“这一事件也给消费金融公司带来了警告。做好对合作伙伴业务合规性的检查和对合作伙伴业务的尽职调查非常重要,此类调查最好不定期进行。”上述消费金融行业的员工表示。

张凯进一步指出,B-side风险的筛选主要依赖于对企业业务运营的仔细评估,以获得关于企业的详细业务和财务信息,同时尽量选择在行业内享有良好声誉的组织进行合作。

此外,在韦伯揭露了打破资本链的危机后,许多学生想知道数万元学费的“预付款”到哪里去了。这些预付款是否也应接受资本监管?这些问题还有待调查。

维护权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下课后,我为什么要还贷款?"一名学生抱怨道。但是,为了不影响个人信用调查,我们只能在继续与韦伯英语和金融机构进行调解的同时继续偿还贷款,希望相关金融机构能够暂时冻结贷款或者韦伯英语能够退还学费。

对此,苏宁金融学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表示,从合同关系的角度来看,学员与培训机构签订培训合同,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同。两者是独立的,教育培训机构的运行不会影响贷款合同的有效性。

“金融机构只提供分阶段产品。就像普通人去抵押贷款买房一样,银行只提供贷款。至于房子倒塌,与银行无关。这是开发商的事。如果你有不公正的理由和债务,你仍然必须遵守法律和法规。”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别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采访时说。

上海汉生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方莉表示,在正常情况下,学生申请教育贷款时,贷款已经由额度机构全额预付给教育机构,学生与金融机构之间存在独立的贷款关系。因此,贷款仍然需要偿还,但金融机构可以申请暂时冻结分期付款或降低利息,以减少偿还责任。

方莉表示,如果无法联系到韦伯英语的员工,他可以发出书面通知,终止与银行的贷款合同,并保留证据。为避免影响信贷调查,建议在与金融机构达成终止贷款的协议之前及时偿还贷款。

“我在感情上理解学生的感受,但在学生与金融机构签订合同后,金融机构已经将钱转到了韦伯英语,金融机构也是受害者,所以学生不还钱是不现实的。目前,监管机构对银行和特许金融机构的贷款不良率和拨备覆盖率有严格要求。此类事件也将对金融机构的运营产生巨大影响。”参与韦伯事件的一家金融机构的内部人士告诉中新精卫客户。

根据上述消息来源,韦伯事件中涉及的客户数量相对较少,此前也有涉及教育机构逃跑的事件。因此,在韦伯被发现关闭店铺后,浦东发展银行采取了冻结客户贷款的方法。

据媒体报道,兆联金融事件涉及的贷款金额不到5000万元。“目前,我们与韦伯的英语合作相对较小,不影响公司的正常业务,”兆联金融回应的新京威客户表示。

目前,学生、金融机构和韦伯都在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很难停止还款,因为教育机构已经退出市场。更合理的方法是收回最初购买的在其他机构上课的权利。”张凯说。

就在两天前,一封署名高余伟的公开信广为流传,信中写道,“我们已经与上海英孚达成协议,愿意接受韦伯的成人和初中生。与此同时,李昂儿童、朗格和启德教育也表示愿意接受一些年轻学生和海外学生。」

英孚教育(EF Education)也对此事件做出回应,发布通知称其正在进行沟通以帮助解决韦伯学生面临的问题,但同时强调英孚和韦伯英语没有业务合作关系,韦伯英语应全权负责其组织并与其学生沟通,以确保平稳过渡。

董希淼总结了这一事件,并表示教育行政部门应加强对教育培训机构的管理,如建立更完善的准入、退出和风险支付制度。金融机构在选择业务合作机构时也应谨慎,但金融机构没有责任或能力控制业务合作机构的业务风险。此外,学生还应仔细选择教育和培训机构,并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或不选择阶段。(

资料来源:中信经纬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