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泽库信息门户网>综合>“黑社会”头头不给父母上坟,先拜祭市委书记父亲

“黑社会”头头不给父母上坟,先拜祭市委书记父亲

日前,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公开揭露了六起典型的腐败案件和“保护伞”。

中央电视台10月9日的新闻广播也报道了这些“保护伞”案件。自2018年1月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扫黑除恶”运动以来,记者们进行了梳理,发现央视新闻网一直在不断跟进。今年8月20日,新闻广播还在一个罕见的节目中披露,哈尔滨市呼兰区充当黑势力“保护伞”的官员受到调查。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上曝光的六个典型案例集中在腐败和“保护伞”问题上。

洞庭湖被誉为“长江之肾”,是中国乃至世界的重要湿地。然而,在湖南洞庭湖区腹地,有一个绰号“夏老四”的私人业主,他修建堤坝围湖进行非法捕鱼和耕种,窃取砂石,给洞庭湖区造成了严重的生态破坏。

这种违法行为已经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进行了10年,只是因为一些党政干部充当了“保护伞”。益阳市委副秘书长、元江市委书记邓宗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这些非常规和荒谬的行为让邓宗祥感受到了权力的乐趣,并充当了这个“湖霸”的“保护伞”,每个人都很容易讨厌这个“湖霸”。这是一把典型的“平庸的雨伞”。为了个人利益,看不到党的纪律和法律,看不到群众的利益。它纵容和掩盖了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违法乱纪行为。它不仅破坏了湖泊生态,也破坏了政治生态。

邓宗祥解释说,自2009年以来,夏老四几乎每年春节都会回家拜年,给的钱从2009年的5000元逐渐增加到后来的4万元。根据他自己的说法,夏老四“新年第一天没有陪他年迈的母亲,而是来到我的家乡拜年;清明节不是祭祖,而是来看我父亲的坟墓。”

邓宗祥曾任益阳市委副秘书长、沅江市委书记、市长。他在沅江市工作了9年,担任了5年党委书记。2018年8月,邓宗祥因涉嫌严重违反纪律受到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同年11月,他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因涉嫌受贿和持有巨额不明来源财产罪被移交司法机关。

邓宗祥在他的自白书中写道,“由于学习放松,思维和理解混乱,对诚实和自律的要求很低,标准也很低。我认为在春节、节假日和家庭事务中,别人送红包和礼物、酒、烟和土特产是一种社会习俗。这是一个小措施,不是一个大问题,也不是犯罪……它让我习惯于从别人那里接受红包、酒精、烟草和当地产品,最终滑入犯罪的深渊。”

“作为市长和执政党的党委书记,我的言行对当地有很大的影响,甚至在别人眼里也是基准。然而,我的基准形象并不好。这是一个腐败的官员形象,这使得沅江干部上下浮动。官员引导人民和人民向官员学习,从而破坏一个地方的社会氛围。”

在过去的两年里,开展了全国反黑反恶专项运动。在整理了这些报道并获得结果后,记者们发现,黑恶势力猖獗肆意的原因与他们背后的“保护伞”密切相关。尤其是“云南孙小果”案和湖南“操场葬”案等。,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典型案例,而且不乏“保护伞”数字。

让我们谈谈丹东市前副市长刘胜军。去年4月初,辽宁省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官方网站报道,丹东市政府副市长刘胜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

刘胜军(信息地图)。

根据刘胜军的简历,男,汉族,1962年3月出生,辽宁宽甸人,1983年12月参加工作,198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持有大学学位。1985年8月至1999年12月,他在丹东市经济委员会工作,由书记员担任办公室主任。2000年10月起5年内,先后担任丹东市社会保险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市劳动局副局长、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局长。自2005年12月起,他先后担任丹东市委副秘书长、丹东市委副秘书长、市信访办主任、东港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2016年3月,刘胜军被提升为副市长。

宋氏兄弟的黑人相关组织长期占领和垄断丹东东港的海陆空市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迫交易、背上“人命关天”。然而,刘胜军等人作为“父母官”,不仅不为人民做主,而且接受贿赂,与黑人组织勾结。

在东港市的市政、住房和水利三类项目中,以宋氏兄弟名义授予公司的项目占总数的四分之一。这些民生工程,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早已落入黑社会之手,实在令人发指。更荒谬的是,在“黑伞”的保护下,宋氏兄弟先后当选为市、县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成为人民利益的“代言人”。

在此次新闻广播报道的几起案件中,辽宁省丹东市前副市长刘胜军、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丹东市委前副主席杨乃文、丰城市委前书记高军在宋琦和宋鹏的“保护伞”案中名列第一。辽宁省委的官方报纸《辽宁日报》称该组织为“政治癌症”,这表明了其不良影响和不良行为。

这一次,反黑除恶专项斗争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那就是明确提出以消灭黑除恶势力的“保护伞”为重点,行动的“总纲领”,“关于发动反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也明确指出,要把反黑除恶斗争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打蝇”斗争结合起来,挖出黑除恶势力的“保护伞”。

与上述两起案件不同的是,河南省鹤壁市山镇卢楼乡小庄村前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李汉富,虽然职位不高,但亲自出马,成为了“黑社会老大”。

据报道,在过去20年里,李汉福的黑组织通过阻挠建设、强占项目、强占集体土地、拖欠建设资金、收取保护费等手段积累了财富,特遣部队缴获涉案资产5.28亿元。更可怕的是,一名坚持报案的受害者被四根手指切断了。由于他们对村政府的长期控制,村民们不敢对李汉福说任何话,称他为“皇帝”。这是一个典型的“村霸”样本。他的倒台不仅为小庄村的村民扫去了“乌云”,也显示了这场“反黑反恶”运动“深挖深治”的决心。

今年4月和6月,中央政府继续向浙江、北京等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派出监管队伍,开展第二轮和第三轮监管工作。因此,中央政府对反犯罪和反邪恶的监督已经覆盖全国。

监管小组出发前的第二轮和第三轮“集训”培训会议特别强调,要把“打伞破网”作为监管的主要方向,确保线索不见底,案件不彻底调查,推动各地拿出“官伞”、“警伞”、“平庸伞”。

中央监察组进驻后,“打伞破网”进程普遍加快,质量和效率得到提高。在青海,中央指导小组推动了第一起厅级干部“保护伞”案件的调查,并敦促宁夏认真查处7名厅级干部。江苏调查了681名涉案人员和313名“保护伞”人员。安徽查处了450起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黑、涉

综合: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央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网站、辽宁纪律检查监督网、三乡纪律网等。


随机推荐